广西畜禽水产业“生态转身”正当时: 观念转换 养殖转型

  人进猪场不用消毒,猪舍比人居还讲究,海鱼淡养淡鱼野养,养牛喂料分文不花……

  10月中旬,记者走访崇左、北海、玉林、贵港等地几家养殖龙头企业,看到许多奇事,听到诸多奇语,耳目一新之余,更有观念颠覆之感。

  微生物终结抗生素

  到玉林市容县奇昌养猪场参观,访客可以不换鞋、不消毒,直接进去就好。

  不怕把病菌带进去?主人不担心客人担心。

  “这里是有益菌的天下,病菌进来,自己找死。”奇昌总经理陈忠洪信心满满。

  有30多年养猪经历的陈忠洪,长期摸索微生物养猪。他到原始森林采集、筛选有益菌,针对肉猪、母猪、仔猪的不同特性,采用不同基质搭配不同草药培养各类菌种,分别添加进饲料中发酵后分类喂养。有益菌帮助活猪在体内充分吸收养分,再随粪尿排出至体外继续发酵,变成高价值的微生物有机肥。

  猪场从饲料到粪便,从仔猪到母猪,内外环境遍布肉眼看不见的有益菌,完全没有病菌逞威作恶的条件。

  在柳州,广西宏华生物公司采用微生物饲料养殖蛋鸡,整个养殖周期都不用抗生素,鸡群死淘率从1.7%下降到0.5%,平均蛋重增加2%,产蛋率提高1%。

  “有微生物就没有抗生素。”陈忠洪介绍,微生物是包括有益菌、有害菌和病毒等在内所有肉眼观察不到的微小生物;抗生素以前叫抗菌素,是抗病原体的化学物质,既能杀灭有害菌,也能杀灭有益菌。滥用抗生素会增强病菌耐药性,降低人和动物肌体抵抗力。用微生物替代抗生素,添加在饲料中养殖畜禽,效果更好,成本更低,增收更多,环境更生态,食品更安全。

  据权威部门资料,我国既是抗生素生产大国,又是使用大国,每年用量高达16万吨,其中52%用于畜禽水产、48%用于人、大约1/3通过粪便排出污染水体。自治区畜牧总站站长陈家贵说:“我国正逐步规范和限制抗生素使用,运用微生物养殖畜禽,将为养殖业带来一场绿色革命。”

  高标准建设现代猪舍

  贵港市亚计山原来是国有林场,如今被广西养猪业龙头老大扬翔公司揽入旗下,变成“种猪天堂”——全球最大的公猪站在这里建成,年产猪精也居行业之首。

  记者现场看到,猪舍里空气之好,普通民居没法比——空气先通过厚厚的“滤网墙”除尘、灭菌、消毒,又过一道厚厚的蜂窝状“水帘墙”调温、调湿,再绕经天花板隔温层无声无息“飘”下来……

  在贵港、玉林等生猪主产区,设施化、“零排污”的新型养猪场正在兴起。猪仔住“摇篮”,享受“保温箱”;母猪睡“席梦思”,配套“自动卫生间”;育膘猪长大长高一点,“餐桌”也跟着升高一点,“饭来张口”就好;栏舍全都冬暖夏凉,还随时可以“欣赏”音乐。

  把传统栏舍进行标准化改造,让猪“享受”人性化生活,再配套科学用料,一头母猪一年可多生两头猪仔,增收600元;生长过程少生病,一年两窝猪节省药费200元;小猪长得快,80天可长80斤,早出栏15天,节省饲料成本1200元;三样加起来,一头母猪一年增收2000元。

  “你把猪当人看,人家就不会把你当猪看。”扬翔董事长黄定寿的这句话,似乎幽默过了头,却是实实在在的经验之谈。

  水鸭旱养、海鱼淡养、淡鱼野养

  在扬翔公司,记者还看到把鸭当“鸡”养、水鸭住旱床、终身不沾水的奇事。

  这是把鸭子从水面养殖、地面养殖改为高架网床养殖,这是一种金属或塑料制作的漏缝隔板,自动喂食,自然落粪,配合微生物饲料,“旱鸭子”比猪更干净。

  在主营水库养鱼的玉林鑫坚公司,记者又见到两桩奇事:一是本属深海鱼类的石斑鱼,居然在淡水中也能养殖——这是从台湾引进改良品种、逐步驯化的成果;二是鑫坚在水库养鱼根本不用网箱,直接投放大规格鱼苗,让其野生野长——关键在于他们捕捞很有一套,大网捞大鱼,小的放回去。

  鑫坚董事长王剑年仅“而立”,十几岁就开始养鱼,没读过大学,却懂得“要干就干别人没干过、不会干、干不了的事”。

  让废物变成饲料

  合浦东园家酒厂当初因为酒糟又脏又臭让附近居民怨声四起,环保部门也罚单频开。被逼上梁山后,酒厂尝试把酒糟混进草料中喂牛,牛不仅爱吃还长得好。牛越养越多,干脆把水果、粮食加工废弃的皮茎残渣等下脚料也拿来发酵,牛一样爱吃,加工厂更愿意免费奉送——他们也为废弃物污染环境没少吃罚单,堆多了就求来车赶快运走。

  养数千头牛却不花一分钱买饲料,而养殖企业、养殖场户普遍把七成上下的成本投到饲料上,东园家酒厂总经理黄炳权摇头叹息:“买饲料搞养殖简直是扔钱!”

广西乡村振兴战略公众号

广西县域经济网公众号